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微信资讯 公司新闻

西贝重启快餐!品牌名与太太姓氏相同,或是不再留退路

TIME:2020-04-28   click:

经过持续的试错之后,他认为,“要解决随时随地吃一顿好饭的社会问题,它应该是一个国民食堂,满足男女老幼多样化的用餐需求,而不只是一家面馆。”

四个月前,西贝就注册了“弓长张”和“三十三道”两个商标。其中,“弓长张”或与贾国龙妻子张丽平的姓氏有关,一如“西贝”二字正是由贾国龙的姓氏拆分得来。

从目前透露出来的照片来看,“弓长张”的门店设计,用色丰富,风格柔美。很符合“国民食堂”的定位,亲切、温暖。目前,“弓长张”已经公开在北京寻找铺位。

在一段网络视频中,贾国龙“亲自”阐述了“弓长张”的新模式,提到了新模式的几个特点。

贾国龙提到“三绝、三高、三无”(据语音)。其中,“三无”透露了两点:无门槛、无菜系。

贾国龙说,无门槛就是任何人都能消费得起,“不管是保洁工、快递员、服务员都能来消费。早餐可以5元能吃,正餐15元也能吃。”

此前,西贝快餐遵循的是“小吃、小喝、小贵、小店、小老板”的战略。结果快餐项目一推出,就被消费者不断吐槽“太贵”,比如超级肉夹馍。

网络视频中,贾国龙提到“弓长张”的“三无”除了“无门槛”,还有一大看点就是“无菜系”。

贾国龙说,“弓长张”没有菜系之分,不管是川菜、江西菜、淮扬菜,怎么好吃怎么来,什么好吃就上什么,什么健康就来什么。

除此之外,“弓长张”在产品设计上,弱化爆品,33道下饭菜增长了消费者的选择,反而对消费者更具有吸引力。

此前,西贝燕麦面、西贝麦香村、超级肉夹馍后……都是西贝以影响力强拉出一个市场机会。

在上面的品类里,缺少趋势的加持,西贝都需要教育市场,并且难以说服消费者。比如,“燕麦面”太小众、肉夹馍太贵、麦香村又太情怀。同时,上述品类中,缺少强大的玩家。

从市场来看,趋势已经萌发。在广深市场、长三角市场,都已有“下饭菜”的玩家。比如上海,主打下饭菜的品牌“兜约”,目前已有30多家门店。

从消费者需求变化来看,打破菜系的局限,已经成为新趋势。比如融合菜、下饭菜,都已经是经营业绩提升的兴奋点。比如在郑州,餐饮品牌曼玉就主打融合菜,取各家之长;比如上海,味千拉面的产品线,除了强化日式特色外,也引入其他菜系产品吸引消费者。

中式快餐的升级,走过了食材、效率、品牌。在2017年之后,中式快餐过分追求效率的弊端已经出现,因此崛起了一批主打“现炒快餐”的品牌。

在深圳,“义泰昌”坚持以现炒方式吸引吃货用户,长期占据深圳地区美团、饿了么、百度三大外卖平台榜首位置。

尽管当前,“现炒快餐”模式还没有真正的龙头品牌,但是符合大趋势。以肯德基的升级迭代来看,快餐在经历极致的效率之后,必然会回归到强体验。

这意味着,“现炒快餐”模式,极有可能成为2020年之后的餐饮新趋势。一如2012年之后,市场倒逼餐饮业提高效率一样。

还以肯德基为例。2015年之后,肯德基由快变慢之后,先是提升环境体验,之后推出了下午茶产品,目前形成了多时段经营。

再结合“弓长张”的门店设计风格,供应早餐、正餐的消息,以及此前西贝的种种实验。大胆猜测一下,“弓长张”经过几次迭代后,会有更出色的表现。

西贝燕麦面、西贝麦香村、超级肉夹馍,这些项目单看都失败了。但是,在“弓长张”项目上,我们看到了对过往的纠错、迭代、优化。

由于“弓长张”还在封测,更多信息没有掌握。不过,从专业人士处获得的评估是,这一次状态更佳。

比如,“弓长张”33道菜,门店面积在200—300平,这都是恰到好处的。其他品牌的门店、菜品数量也与此相符。

对于“弓长张”来说,定位国民餐厅,价格也的确不高。如此一来,何以承受人才、食材和管理的高成本?

大胆预测,前期可能会出现盈利压力。这种压力需要用规模摊平。之后会出现更理想的模式:高品质、强体验、低成本。

大胆猜想,“弓长张”可能会是“高品质、强体验、中低价位”。但是,这是一个持续迭代的结果。

如果这个项目完全独立于西贝,或许更收放自如。现在成为西贝的项目,是优势也是束缚,担心会因为过分强调管理和规范造成高成本。

截止发稿时,内参君已经收到众多反馈,不少人表示看好“弓长张”。有声音认为,“弓长张”项目比此前的试验都更接近梦想。

“我们依然在实验。至于项目,我们先不发声,一切交给市场来验证。总之,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5月7日至8日,《道哥品牌观察报告》第一季第一期,将详细解读《西贝30年,都“折腾”了什么?》,以西贝创办至今的时间轴、关键节点、企业升级步骤进行梳理、剖析和总结,带大家通过对西贝发展过程中方向和方法的解读,追寻西贝成功的脚步。

上一篇:格力电器(000651):Q1至暗时刻 不改公司长期价值 下一篇:360金融陷董事长卸任风波,2019年公司盈利增速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