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微信资讯 公司新闻

司法终点是案结事了人和

TIME:2020-08-10   click:

“我工伤六级伤残,才赔我18万,以后怎么生活?我不服啊!”不久前,与当地政法委共同开展优化营商司法环境调研时,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主任刘青桂在座谈会上,又一次提到孙某某向检察机关申请法律监督时反复说的一句话。

刘青桂曾在东北地区服兵役16年,荣立二等功。转业后,作为法律门外汉的他,经过刻苦学习,顺利拿到法律硕士学位,取得了国家法律职业资格证书A证并通过了员额检察官遴选,被任命为赤峰市检察院检委会委员。

孙某某的案子并不复杂。案子经过了劳动仲裁、一审、二审,发回重审,又经过一审、二审终审,申请再审被裁定驳回,最后孙某某来到检察院申请法律监督,算是走到司法程序的尽头了。

通过梳理案情,刘青桂发现由于孙某某缺乏法律知识,维权时没有按照法定程序提出合法诉求,再加上证据留存意识不足,让他艰难的维权之路雪上加霜。刘青桂深知,对于自己来说,这可能就是检察生涯中一件普通案子,可对于孙某某来说,这也许是一次重燃生活希望的机会,或者是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再等等。”刘青桂决心充分运用法律赋予的调查核实权,去寻找法律对弱势群体不偏不倚的保护之路。

经过调查取证、查阅指导性案例、研究最新政策规定,刘青桂发现原审判决书中对于认定补助金金额所援引的规定中“上年度”这一概念,究竟是“解除或者终止劳动关系时”的上年度,还是“发生工伤时”的上年度?法律和司法解释并没有明确的规定。刘青桂从法理论证入手,结合民政部最新法规和审判案例,从充分保障劳动者权利的角度,提出了自己的意见,即以工伤职工解除或终止劳动关系时统筹地区上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为基数,最终该意见得到检委会的审议通过,检察院决定提出再审检察建议。

最终,法院采纳了检察机关的建议并进行改判,尽管最终的赔偿款并没有孙某某要求得那么多,但孙某某说:“一路走来,我相信检察官,相信法律。”自此,他结束了自己7年的上访申诉之路。

上一篇:超千家企业弃投广告 Facebook遇上最险财报季 下一篇:金秋十月,木浆与造纸行业旺季能否携手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