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微信资讯 公司新闻

三文鱼“清白”了,但谁来拯救你的食品安全?

TIME:2020-06-24   click:

6月18日,北京此次疫情首例确诊患者、备受关注的“西城大爷”首次与媒体接触。在病房里,唐大爷对媒体说,那天就是因为孩子想吃鱼,自己去新发地市场买,结果就“中招”了。

在北京市召开的疫情防控第120次例行新闻发布会上,中国疾控中心应急中心副主任、国家卫生健康委专家组专家施国庆表示,目前还没有证据表明,三文鱼是新冠病毒的宿主或中间宿主。

“这次新发地相关的被污染场所,确实发现了三文鱼有被污染的情况。但进入到污染场所前的三文鱼并没有检测出新冠肺炎病毒”,施国庆说。

在新发地市场的抽检中,发现有40多件环境样本呈阳性,虽然官方只提到病毒来自切割三文鱼的案板,但一时间,人们还是对三文鱼的安全性产生怀疑, “三文鱼会成为传染源吗?”“进口三文鱼病毒是哪里来的?”“三文鱼还能吃吗?”一系列问题都成为了国人讨论的话题。

香港大学病毒学专家、医学教授金冬雁表示,海鲜不太可能作为一种传染源,因为鱼类作为低等生物,鱼类病毒传染给人的情况几乎没有发生过。而且现在没有证据表明病毒能够在鱼身上复制,也就是说三文鱼本身作为病毒载体的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虽然有专家力挺三文鱼,但大众对三文鱼的恐慌,已经扩展至了所有海鲜、水产,甚至是生鲜产品,也一时间引发了整个海鲜供应链上下游的动荡。

多家外卖买菜业务也相继下架三文鱼。美团买菜已全面下架了三文鱼商品,并称将进一步加强生鲜商品检测。饿了么表示,停掉所有海鲜类产品买菜业务,同时成立了专门小组保证食品安全。

在各大电商平台,三文鱼的销量也受到了影响,收到了大量消费者的退货需求,甚至不退单就会被人称作黑心商贩。

北京市内的日料店也受此影响,遭遇了顾客的大量退订。江户前寿司、和彩放题、德川家、秋樱等日料品牌均已紧急下架三文鱼及三文鱼相关产品,并且再度加强门店防控工作力度。

“我们本来恢复得差不多了,北京疫情一反弹,营业额直接掉了80%,日流水直接从1万多元变成了1000多元。这一次复发,真的是雪上加霜了。”北京日料连锁品牌村上一屋创始人、CEO何世元在接受媒体时表示。

在接下来的日子,北京的日料店以熟食为主将成为新常态,然而网友则表示熟的日料已经没那味儿了。

虽然三文鱼本身已经是“清白身”,但无奈在北京疫情反弹后,整个海鲜产业链却再次遭遇了食品安全的信任危机。

那么,病毒到底是如何进入新发地市场的?溯源已经成为大家关注的焦点。北京市疾控中心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专家通过全基因组测序发现,北京新增病例病毒来自欧洲方向,初步判定为输入性病毒。

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李兰娟认为,“目前还不知道传染源是市场的食品,还是到过市场的人,所以要对市场里的人和食品全部进行溯源。现在对于人的溯源做得很好,但对食品的溯源还需要强化。”

食品安全问题由来已久,是全世界都在研究的问题。禽流感、疯牛病、口蹄疫等畜禽疾病以及农药残留引起的食物中毒,都让消费者与企业之间出现了严重的信任危机。

1997年,欧盟为了应对“疯牛病”问题,首个食品安全溯源体系被逐步建立并完善起来。整套体系包括由政府推动的食品安全管理制度,覆盖了生产基地、加工企业、终端销售等整个食品产业链条的上下游,来达到信息共享、服务消费者的目的。

在我国,2011年,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印发《食品工业“十二五”发展规划》,提出在“十二五”阶段将推进建设食品安全可追溯体系,促进物联网技术的示范应用,进一步加强食品生产企业的信息化服务体系,规定乳粉、肉类、蔬菜、酒类、保健品等门类将首先推进电子追溯。

2016年,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推动食品药品生产经营者完善追溯体系的意见》。

一时间,在政策推动和移动互联网的带动下,物联网成为了建立食品溯源体系的重要技术,开始出现在消费者的日常生活中。消费者可通过商品上贴有的可追溯码,获取企业负责人、电话、基地、操作、施肥、农药、加工、包装、检测等等信息。

可追溯码是由二维码追溯系统生成的溯源码,每个产品都有独立的身份编号,一般有两种用法:

商家把可追溯码生成二维码,消费者只需用手机扫码就可以查询;商家直接把编号印在包装上,消费者打开商家提供的追溯网址,把相对应的追溯码输入后进行查询。

但媒体在一些超市实地探访中发现,自主包装蔬菜的外包装标签上,并无20位可追溯码。而另一种蔬菜标签上虽然有追溯码字样,却无具体数字,无法溯源。即便是少数能够查询到溯源信息的,也存在商品实物与标签不符、溯源信息不完整等情况。

在农贸批发市场,追溯体系的建立就更为困难。目前,全国绝大多数批发市场的农贸产品数据依赖于台帐(表格、电子邮件、纸张记录等信息记录方式)或统一的中央数据库,还存在以下问题:

数据在存储、传输、展示等环节可能存在效率低下或信息被篡改的问题;系统在多个环节还处于人工作业状态,可能屏蔽对信息提供者不利的基础信息;系统追溯多停留在生产加工环节,缺少下游销售环节数据信息等。

一旦出现了类似此次疫情环节较多,覆盖面广的食品安全问题,就需要大量的人力物力才能够精准排查流调与溯源。

究其原因,传统的食品追溯系统一般只能追溯到生产企业,无法让食品追溯全链条的各方都参与进来,做到真正的全程可追溯。

据新京报曝光,更有甚者,有不良企业提供追溯码的定制服务,200万个起定制,价格为0.02元-0.08元/个,产地等追溯信息却完全由定制方自行掌握。

全国城市农贸中心联合会副会长纳绍平也曾说到,在我国建立食品安全可追溯体系的过程中,只有市场和企业建立诚信,恢复和消费者之间的信任关系,才能保障食品安全。

然而,如果真实程度只能依赖于企业自身的诚信,那么如何建立有效的追溯系统这一难题仍然难以破解。

如果说物联网让食品拥有了“一物一码”,也就是每个商品都有一个“身份证”的话,那么,区块链最大的魅力就在于去中心化,公开透明,链上各方均可参与数据记录,且链上信息无法被人工篡改,具有很强的可溯源可监督性。

一旦有食品安全事故发生,任何人均可回溯到每个交易节点,快速发现问题所在。另一方面,区块链技术提供了一种标准化的记账方式,统一食品从产至销的所有记账环节,真正实现食品溯源。

食品在生产、销售、运输等各个环节的信息录入后,不可修改且可追查,这意味着所有消费者均能查询到食品自种植、生产、制作,到出厂、上架、销售、运输所经历的所有过程。

一方面,通过区块链技术,所有信息更加透明,生产者、消费者、销售者、运输者的互信关系得以重塑。

另一方面,由于“公开账簿”中的信息是透明的,所以每个参与者都获得了整个食品由产至销的监督权限,各个节点信息录入者的造假成本大大提升,市场的公共约束力大大增强。

虽然商品信息在上链后能够保证不被篡改,但是最大的问题是如何保证上链之初就信息真实呢?

对此,业内专家也表示,首先,区块链不可篡改的技术会促使上游生产者本身自律,输入真实信息。由于信息一旦上链不可篡改,一旦后续发现有假,上游将无法抵赖,提高了作案成本;

第三,目前,信息上链还主要依靠人工录入,未来通过物联网技术,自动化信息录入上链的比例会越来越高,从而提高其真实性。

得益于互联网基因,电商公司对数字化、新技术的应用具有先天优势,对于全行业的带动性、成本的下降都有巨大推动力。如今,包括阿里、京东、苏宁等在内的电商巨头均已建立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商品溯源平台。

数据显示,2019年“双11”,天猫超过4亿件跨境商品添加了区块链“身份证”,比上一年多了2.7倍。苏宁国际则为每个新采购的跨境进口商品打上独一无二的“身份证”,在“双11”中,其区块链技术已覆盖超过50%商品。

京东区块链防伪追溯平台已累积有超过13亿条上链数据,与700余家品牌商开展了溯源合作,共计有6万以上SKU入驻,逾600万次售后用户访问查询。

作为零售巨头,沃尔玛在食品溯源方面也不甘落后。在美国和中国的早期试验表明,通过应用区块链技术,追溯一袋芒果从农场到门店的过程,从以往的几天甚至几星期缩短到了2秒。

去年,沃尔玛中国官方正式启动区块链可追溯平台,预计2020年底前,沃尔玛整体可追溯鲜肉将占到整体包装鲜肉销售额的50%,可追溯蔬菜将占到整体包装蔬菜销售额的40%,可追溯海鲜将占到整体海鲜品类销售额的12.5%。

“现在是吃什么都不放心。衣服可以穿次一点儿,装修有污染可以少装,但食品躲不过去,不能不吃!”

食品安全是一项综合工程,不单单是要靠新技术,更需要政府强有力的监管,产业链各方的合力才能够达成。

上一篇:今日话题:考研期间想过放弃吗?为什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