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微信资讯 公司新闻

回忆与六位红军妈妈的相聚,感悟惊世骇俗的美丽

TIME:2020-06-22   click:

那是十几年前早春二月的一天,北京虽然冰雪消融,万物复苏,但还是乍暖还寒。临近中午,我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我今天请在京的刘英等六位红军妈妈聚会,想请你一起参加!”电话是徐海东大将的女儿徐文惠打来的,语气因兴奋而急促,我的耳膜被冲撞的电波震得嗡嗡响。

听说要与这些传奇的红军妈妈一起聚会,一种触摸历史,穿越时空,学习风范的新闻敏感油然而生。我对徐阿姨说:“恭敬不如从命,我一定准时到达!”

尽管我先后在不同的场合见到过这些红军妈妈,但一想起就要和这些年龄都已过八、九十岁的革命老人一起聚会,心情仍然很激动。这些风烛残年的老人,她们的身体和精神都好吗?她们又是如何看待那段历史的?我匆匆赶往指定地点,轻轻地推开一扇虚掩的门,只见邓六金、陈兰、谢飞、王定国、刘英和钟月林六位妈妈围坐在沙发上,谈笑风生,气氛热烈,温暖如春。虽然她们都已届耄耋之年,但精神矍铄,开朗豁达,笑靥如花。刘英围着漂亮的花丝巾,显得俏丽精干;谢飞身着蓝灰色的制服,装扮得优雅端庄;而其余四位妈妈都身着鲜红的毛衣。此刻,这种具有特别意义的红色与她们沧桑的面容相映照,衬托出一种无可言说的美丽,彰显出革命人永远是年轻的精神内涵。我被她们的风采和情绪所感染,更被她们的信仰和精神而震撼。

她们的人生已到了暮年,可眉宇间流露的神情是那么真诚和纯净。有的悠然自得,展露出少女般的羞涩和娇媚;有的豁达自信,对未来充满信心;有的沉着淡定,表现出非凡的胆略。你绝不会想到,她们中有的疾病缠身,有的人已身患绝症。这些走过风雨,越过高山,经历过血火硝烟的红军妈妈,如今仍然保持着傲视疾病、乐观向上、生命不息、奋斗不止的战斗精神,让人崇敬。

人们也许难以置信,这次六位红军妈妈的聚会,是长征胜利后的首次。战争年代,她们铁马冰河,转战南北,没有条件相聚;和平建设时期,她们除有各自的工作外,还要为人妻为人母,也无暇相聚。只有到了晚年,才不约而同地重逢在一起,忆故人,谈往事,展未来,追思长征这段艰苦的岁月,抒发革命胜利的豪情和对祖国明天的向往。

长征,是镌刻在他们生命中的重要年轮,也是她们永远的话题。邓六金深情地回忆起在翻越老山界时,被美国记者索尔慈伯里形容为“像小白胡桃一样娇小”的女红军危秀英对她的帮助。她说,有一天,我发起了高烧,还拉肚子,浑身像散了架一样乏力,连路都走不动了,身高只有一米四的危秀英见状,一把将我的背包抢在了她的身上,挽起极度虚弱的我,艰难地向前跋涉。渴了,就在路边找一点沟水喝;饿了,就着凉水啃几口干粮。晚上,北风呼啸,天气寒冷,我和危秀英盖着仅有的半条毛毯,用彼此的体温暖着对方。陈兰说,由于行军紧张,长征中女红军们基本上不洗脸、不洗澡,更不能脱衣睡觉,破屋、草垛、墙角、野外,什么地方都睡。当时,女红军的头上、身上都长满了虱子。钟月林回忆她有一件旧毛衣,里面藏了很多虱子,把身上都咬烂了。在贵州猴场休息时,贺子珍要她把毛衣脱下来,放到脸盆里煮。没想到,这件毛衣在水里煮了一会后,脸盆里漂起了一层死虱子,让人瘆得慌。刘英接着说,想起长征的艰难岁月,我们应该珍惜今天,时刻不要忘记为革命胜利牺牲的烈士,完成他们未竟的事业。谢飞还嘱咐徐文惠今天不要点太多的菜,省得浪费了。

发生在上个世纪三十年代的二万五千里长征,对中国乃至世界都产生广泛而深远的影响。如今,长征精神作为一种宝贵的精神财富,深深地扎根在红色历史文化中,引起了一代代人的传承思索。而女红军战士面对枪林弹雨和恶劣的自然环境,用不屈的精神书写了人类战争史上的奇迹,用坚定的信念超越了生命极限的壮举更是让世人称道。长征途中,邓六金妈妈为抢救伤员,抬担架累到吐血也全然不顾的壮举;陈兰妈妈穿越枪林弹雨,置生死于度外递送情报的英勇;谢飞妈妈在牦牛粪中为战友们寻找未消化的青稞,抵抗饥饿,也决不拿群众一针一线的朴实;王定国妈妈在死亡线上为疲惫的战士们加油鼓劲的豪情……所有这些,像一尊尊写满忠诚、无私、刚强和挚爱的不朽雕像,矗立在人民的心中。在今天这个价值多元多样化的时代,这些闪耀着人类理想和生命之花的宝贵精神遗产,依然散发着晶莹般的纯洁和美丽。

与六位妈妈相聚之时,长征已过去了整整70多年。望着这些革命老人,我在想,70多年的时间,可以让一个风华正茂的女子变成白发苍苍的老妪,也可以让一段艰苦卓绝的历程沉淀成永不褪色的记忆。作为一名军人,我没能亲历那一段艰苦卓绝的岁月,也没能像她们一样冲锋陷阵,出生入死。但作为一名新闻工作者,却有幸结识了这些走过长征的女英雄,零距离地走进她们的世界,走进那段辉煌的历史。她们的讲述,一次次如清泉般荡涤着我的心灵;她们的经历,一次次如黄钟大吕般震撼着我的视听。在历史的天空中,我看到了那气贯如虹的刀光剑影和沙场征战,看到了她们在漫天风雪中爬山涉水的坚强身影,似一朵朵用鲜血浇灌的革命之花绚丽开放,像一面面屹立不倒的红旗迎风招展,更像一尊尊永恒的雕像耸立在人们的心中。

革命胜利后,她们还没来得及卸下征尘,就投入到建设新中国的滚滚洪流之中,在张闻天、谢觉哉、曾山、邓子恢、宋任穷……这一串串闪光的名字背后,有她们辛勤的操劳和无私的支持。

迈入晚年,她们没有安享太平,颐养天年,而是十分关心国家的建设发展和老区人民的生活,很少顾及自己的健康和家庭,不顾年事已高,多次重访老区,凭吊革命先烈,为改善老区人民的生活四处奔走,为妇女权利、儿童教育等福利事业捐款集资;她们衷心拥护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教育人们要珍惜革命先烈抛头颅、洒热血,换来的来之不易的幸福生活。

不知不觉近三个小时的聚会结束了,我目送她们远去的身影,一种由衷的敬意从心灵深处发出。这些红军妈妈们,走过了天下最曲折、最艰险的路,承受过世界上最深重、最惨烈的痛苦。她们的一生可歌可泣、灿烂辉煌,闪烁着惊世骇俗的美丽。她们有的出生在富贵人家,锦食玉衣;有的天生丽质,才貌双全,完全有条件选择另一种幸福安逸的生活,但为了消除旧中国的苦难,义无反顾地参加了革命,选择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生命体验和人生价值的实现,这是一种非凡的美丽;长征路上,她们英勇无畏、不怕困难,置生死于度外,用孱弱的身躯撑起历史的半边天空,这又是一种荡气回肠的美丽;在艰苦的岁月里,她们信念坚定,不屈不挠,如严冬里的腊梅迎风怒放,把芬香和傲世惊俗的美丽留给人间;在新的历史时期,她们为老区的建设发展和改善人民的生活四处奔波,发挥余热,生命之火散发出夕阳般的灿烂光华。她们是中华民族当之无愧的巾帼英雄,二十世纪最灿烂最杰出的女性。

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今又重阳,战地黄花分外香。如今,她们中的大多数人已经仙逝,但女红军的崇高风范高山仰止,英名万古流芳,美丽惊世骇俗!

上一篇:【党旗飘飘】傅群英:以“招商思维”做强扶贫产业 下一篇:女子想考研留校找“高校教师”闺蜜帮忙,花了1500多万打点买了个“寂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