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行业资讯 微信资讯 公司新闻

伊朗迎来货币改革,一万换一块,居民纸面财富一夜之间大缩水

TIME:2020-05-16   click:

最近,伊朗通过一项货币改革法案,将原来的法定货币里亚尔(Rial)改为土曼(Toman)。

新旧货币的换算是1土曼等于1万里亚尔——也就是说,里亚尔被抹去4个0,用新名字重新使用。一夜之间,伊朗人民的“纸面财富”缩水了。

结合当下疫情,油价创下新低,很多人想当然以为,伊朗经济行将崩溃,币制改革是为通货膨胀开启大门,伊朗民众将遭遇空前的财富洗劫,等等。结合热点的分析看似高妙,其实并不靠谱,至少在伊朗这个例子里行不通。

伊朗货币改革,从2016年就开始讨论,民众乐见其成,议会也顺利通过法案。新旧货币可以并存长达两年,民众有足够长时间应对。

看得出来,伊朗政府也在极力避免经济震荡——而不是像2009年朝鲜货币改革那样,搞突然袭击,挤压地下经济。

总而言之,这次货币改革对伊朗来说,不算伤筋动骨。问题来了,伊朗为什么要改货币呢?最近几年伊朗经济再糟糕,也谈不上崩盘洗牌,怎么就想起来改货币呢?

伊朗货币改革,是长期通货膨胀的结果。如果让一个伊朗老人回顾本国货币史,他一定感慨万分。

1930年代,巴列维王朝启用里亚尔作法定货币,里亚尔这词,本身就有“皇室”的意思。由于发行数量少,且有黄金和石油作价值保证,伊朗里亚尔非常坚挺,一度比美元值钱。

直到1970年代,巴列维王朝的伊朗经济动荡,通胀严重,才贬值至1美元比70里亚尔。伊朗革命成功之后,和美国的关系急剧恶化,加之旷日持久的两伊战争,经年累月的经济封锁,伊朗元气大伤,政府经常性地开闸放水。

里亚尔一跌再跌,2012年1美元兑1万里亚尔,过了两年,数值又翻了一番,变成2万里亚尔。2015年美伊关系缓和下来,里亚尔的汇率才略有稳定。

通胀的阴影并没有散去。近些年来,伊朗在中东战场活跃,军事开支居高不下;2018年,美国退出伊朗核协议,这令伊朗的外部经济环境空前糟糕。

里亚尔继续走跌,目前官方报价维持在1美元换4.2万里亚尔。这样的比价当然只是名义而已,在黑市,美元得再贵一倍多。

今天的伊朗货币里亚尔,从100、200到50万、100万,一共有12种面值,可谓跨度宽,面值大。此外有 1、2、5、10、20、50里亚尔的铸币,面值太小了,几乎没人再使用。

举个例子说吧,一张伊朗人常吃的馕要花掉几万里亚尔,在一家好点的餐厅吃饭,要花掉几百万里亚尔。

德黑兰的平均工资水平大约两千万里亚尔,房价也不便宜,每平米大几千万里亚尔,一套房子要花掉几十亿,堪称真正的天文数字。

外国人第一次到伊朗旅游,兑换货币时,会被庞大的数字震惊到,然后背后里装满大量现金才能出门。最麻烦的当属伊朗人自己。

伊朗货币电子化程度不高,甚至信用卡都不普及,普通人上街购物,要带大量各种面值的纸币。这些纸币带着一串让人头晕目眩的0,可买的东西却非常可怜,这无疑非常讽刺。

超大面值阻碍了货币流通,民众自发行动改造它。近几年,伊朗人民习惯使用一个单位“土曼”来取代里亚尔,1个土曼等于10里亚尔。这种民间自发单位官方也认可,经济生活里常常用到。

这一次货币改革,政府直接采用民间货币单位,把1土曼规定为1万里亚尔。为什么不是采用民间“汇率”呢?大概是通胀太严重,只抹掉1个0不足以解决问题吧。

改革后的伊朗货币,1美元等于4.2土曼。那些一两位数的硬币,也将被收回。土曼的辅币将采用新货币单位“戈赫兰”(Gheran),相当于人民币里的“分”,1土曼等于100戈赫兰———在黑市那里也许还有价差,好歹比以前顺眼多了。

将大面值货币抹掉几个0,使之变成小面值货币,这样的事情不少见。中国人喜爱熟悉的人民币,其实也有过这样的历史。

1948年第一套人民币发行,正值解放战争时期。一开始只发行10、20、50元三种纸币,随后发行1、5、100元三种纸币。战争在持续,货币供应量迅速加大,100元基本上买不到新东西,很快就出现5万元大钞。第一套人民币使用不便,催生了货币改革。

发行第二套人民币时,国内已经和平。当时规定,此前的1万元旧币,换成第二套人民币1元——抹去4个0。今天的人民币面值体系,就是通过此次改革演变而来。

此后人民币的币值总体稳定,没出现过一张纸币一串0的骇人场面。中国人遭受过可怕的恶性通胀,对币值稳定的期待,已经写入民族性格;维持人民币稳定也写入了法律,成为央行的政策目标。

很多国家都尝试过用“换钞”解决问题,大多数并不成功。1998年的俄罗斯、2005年的土耳其、2018年的委内瑞拉,都在恶性通胀困境下,用改变币值解决货币流通问题。

无一例外的是,这些做法没有真正遏制通胀。只要政治稳定、经济发展得不到实现,政府还有能力开闸放水,通胀就还会继续。上述这些国家,在货币更换后,新货币又不知贬值多少。

最夸张的是津巴布韦,两次更换旧货币,而每一次新货币诞生,都是为下一次通胀下蹲蓄力。最后,津巴布韦发行了人类史上最大面值的钞票——100万亿。不过无济于事,这时候的津巴布韦货币,已经和废纸差不多了。

环顾当今国际社会,凡单张面值较大、价值较小的货币,大多受过通货膨胀洗礼。不仅在动荡国家,连在国际货币体系中占有重要地位的日元,也是如此。在日本,一瓶矿泉水上百日元,买一辆汽车数千万日元,大公司市值通常不以“亿”计,而是以“兆”(万亿)计数,这也相当罕见。

天文数字横行无疑造成一些不便,但日本政府还是遵循传统。一方面,日本有发达的电子货币系统,这极大抵消了民众使用的不便;新旧币更换带来的震荡,国际汇率的调整适应,这些都很麻烦。日本国内也有换钞讨论,却没有真正动议。毕竟,和换钞带来的便利相比,扰民的代价实在太大了。

上一篇:靳毅:美国国债200年,新经济时代 下一篇:《数码宝贝大冒险最后的进化》观后感连接过去的羁绊和未来的祈愿